May 24

[译] C程序员该知道的内存知识 (4) 不指定

felix021 @ 2020-5-24 00:35 [IT » 操作系统]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231) | Via 本站原创 | |
系列更新:
* [译] C程序员该知道的内存知识 (1)
* [译] C程序员该知道的内存知识 (2)
* [译] C程序员该知道的内存知识 (3)

这是本系列的第4篇,也是最后一篇,含泪填完这个坑不容易,感谢阅读~

这个系列太干了,阅读量一篇比一篇少,但我仍然认为这个系列非常有价值,在翻译的过程中我也借机进行系统性的梳理、并学习了很多新知识,收获满满。希望你也能有收获(但肯定没我多)。

那,开始吧。 




# 理解内存消耗

工具箱:
* vmtouch [2] - portable virtual memory toucher

(译注:vmtouch这个工具用来诊断和控制系统对文件系统的缓存,例如查看某个文件被缓存了多少页,清空某个文件的缓存页,或将某个文件的页面锁定在内存中;基于这些功能可以实现很多有意思的应用;详情参考该工具的文档。) 

然而共享内存的概念导致传统方案 —— 测量对内存的占用 —— 变得无效了,因为没有一个公正的方法可以测量你进程的独占空间。这会引起困惑甚至恐惧,可能是两方面的:

引用

用上了基于 mmap 的I/O操作后,我们的应用现在几乎不占用内存.
— CorporateGuy

求救!我这写入共享内存的进程有严重的内存泄漏!!!
— HeavyLifter666


页面有两种状态:清洁(clean)页和脏(dirty)页。区别是,脏页在被回收之前需要被写回到持久存储中(译注:写回文件实际存放的地方)。MADV_FREE 这个建议通过将脏标志位清零这种方式来实现更轻量的内存释放,而不是修改整个页表项(译注:page table entry,常缩写为PTE,记录页面的物理页号及若干标志位,如能否读写、是否脏页、是否在内存中等)。此外,每一页都可能是私有的或共享的,这正是导致困惑的源头。

前面引用的两个都是(部分)真实的,取决于视角。在系统缓冲区的页面需要计入进程的内存消耗里吗?如果进程修改了缓冲区里那些映射文件的那些页面呢?在这混乱中可以整出点有用的东西么? 

假设有一个进程,索伦之眼(the_eye)会写入对 魔都(mordor) 的共享映射(译注:指环王的梗)。写入共享内存不计入 RSS(resident set size,常驻内存集)的,对吧?

$ ps -p $$ -o pid,rss
  PID  RSS
17906  1574944 # <-- 什么鬼? 占用1.5GB?


(译注:$$ 是 bash 变量,保存了在执行当前script的shell的PID;这里应该是用来指代the_eye的PID)

呃,让我们回到小黑板。 

## PSS(Proportional Set Size) 

PSS(译注:Proportional 意思是 “比例的”) 计入了私有映射,以及按比例计入共享映射。这是我们能得到的最合理的内存计算方式了。关于“比例”,是指将共享内存除以共享它的进程数量。举个例子,有个应用需要读写某个共享内存映射:

$ cat /proc/$$/maps
00400000-00410000        r-xp 0000 08:03 1442958 /tmp/the_eye
00bda000-01a3a000        rw-p 0000 00:00 0      [heap]
7efd09d68000-7f0509d68000 rw-s 0000 08:03 4065561 /tmp/mordor.map
7f0509f69000-7f050a108000 r-xp 0000 08:03 2490410 libc-2.19.so
7fffdc9df000-7fffdca00000 rw-p 0000 00:00 0      [stack]
... 以下截断 ...


(译注:cat /proc/$PID/maps 是从内核中读取进程的所有内存映射)

这是个被简化并截断了的映射,第一列是地址范围,第二列是权限信息,其中 r 表示可读, w 表示可写,x 表示可执行 —— 这都是老知识点了 —— 然后 s 表示共享,p 表示私有。然后是映射文件的偏移量,设备号(OS分配的),inode号(文件系统上的),以及最后是文件的路径名。具体参见这个文档[3](译注:kernel.org 对 /proc 文件系统的说明文档),超级详细。 

我得承认我删掉了一些输出中一些不太有意思的信息。如果你对被私有映射的库感兴趣的话可以读一下 FAQ-为什么“strict overcommit”是个蠢主意[4](译注:根据这个FAQ,strict overcommit应该是指允许overcommmit、但要为申请的每一个虚拟页分配一个真实页,不管是用物理页还是swap,确实听起来很蠢……)。不过这里我们感兴趣的是魔都(mordor)这个映射:

$ grep -A12 mordor.map /proc/$$/smaps
Size:          33554432 kB
Rss:            1557632 kB
Pss:            1557632 kB
Shared_Clean:          0 kB
Shared_Dirty:          0 kB
Private_Clean:  1557632 kB
Private_Dirty:        0 kB
Referenced:      1557632 kB
Anonymous:            0 kB
AnonHugePages:        0 kB
Swap:                  0 kB
KernelPageSize:        4 kB
MMUPageSize:          4 kB
Locked:                0 kB
VmFlags: rd wr sh mr mw me ms sd


译注:这个文件大小 32GB,已加载了 1521MB 到内存中,因为只有这一个进程映射了它,所以在这个进程的PSS中占比是100%,也是 1521MB。

在共享映射里的私有页面 —— 搞得我像巫师一样?在Linux上,即使共享内存也会被认为是私有的,除非它真的被共享了(译注:不止一个进程创建共享映射)。让我们看看它是否在系统缓冲区里:

# 好像开头的那一块在内存中...
$ vmtouch -m 64G -v mordor.map
[OOo                    ] 389440/8388608

          Files: 1
    Directories: 0
  Resident Pages: 389440/8388608  1G/32G  4.64%
        Elapsed: 0.27624 seconds

# 将它全都载入到Cache!
$ cat mordor.map > /dev/null
$ vmtouch -m 64G -v mordor.map
[ooooooooo      oooOOOOO] 2919606/8388608

          Files: 1
    Directories: 0
  Resident Pages: 2919606/8388608  11G/32G  34.8%
        Elapsed: 0.59845 seconds


译注:

1.  “-m 64G” 表示允许 vmtouch 将小于 64G 的文件加载到内存中,应当是用于需要加载一个目录下的文件、但排除其中过大的文件,似乎不适用于这里;至少忽略这个参数不影响阅读
   
2.  o 表示这一块部分被加载,O 表示全部被加载。因为物理内存有限,虽然全量读取了文件,但只有部分内容被缓存

嗬,只是简单地读取一个文件就会把它缓存起来?先不管这,我们的进程呢?

$ ps -p $$ -o pid,rss
  PID  RSS
17906 286584 # <-- 等了足足一分钟


常见的误解是,映射文件会消耗内存,而通过文件API读取不会。实际上,无论哪一种方式,包含文件内容的页面都会被放进系统缓冲区。但还有个小的区别是,使用mmap的方式需要在进程的页表中创建对应的页表项(PTE),而这些包含文件内容的页面是可以被共享的。有趣的是,我们这个进程的RSS缩小了,因为系统 _需要_ 进程的页面了(译注:因为 mordor 太大,可用物理内存页不够,系统将 the_eye 的部分页面swap了;所以前述命令才会需要等一分钟,因为涉及到磁盘IO)。 

## 有时我们的所有想法都是错的

映射文件的内存总是可被回收的,区别只在于该页是否脏页 —— 脏页在回收前需要被清理(译注:写回底层存储)。所以当你在 top 命令发现有一个进程占用了大量内存时是否需要恐慌?当这个进程有很多匿名的脏页的时候才需要恐慌——因为这些页面无法被回收。如果你发现有个匿名映射段在增长,你可能就有麻烦了(而且是双倍的麻烦)。但是不要盲目相信 RSS 甚至 PSS 。

另一个常见错误是认为进程的虚拟内存和实际消耗内存之间总有某种关系,甚至认为所有内存映射都一样。任何可回收的内存,实际上都可以认为是空闲的。简而言之,它不会导致你下次内存分配失败,但_可能_会增加分配的延迟 —— 这点我会解释: 

内存管理器需要花很大功夫来决定哪些东西需要保存在物理内存里。它可能会决定将进程内存中的一部分调到swap,以便给系统缓存腾出空间,因此该进程下次访问这一块时需要再将这些页面调回到物理内存中。幸运的是这通常是可以配置的。例如,Linux 有一个叫做 swappiness[5] 的选项,用来指导内核何时开始将匿名映射的内存页调出到swap。当它取值为 0 是表示“直到绝对绝对有必要的时候”(译注:取值[0, 100],值越低,系统越倾向于先清理系统缓冲区的页面)。 

# 终章,一劳永逸地

如果你看到这里,向你致敬!我在工作之余写的这篇文章,希望能用一种更方便的方式,不仅能解释这些说过上千遍的概念,还能帮我整理这些思维,以及帮助其他人。我花了比预期更长的时间。远超预期。 

我对文章的作者们只有无尽的敬意,因为写作真是个冗长乏味、令人头秃的过程,需要永无止境的修改和重写。Jeff Atwood(译注:stack overflow的创始人)曾说过,最好的学编程书籍是教你盖房子的那本。我不记得在哪儿了,所以无法引用它。我只能说,第二好的是教你写作的那本。说到底,编程本质上就是写故事,简明扼要。 

EDIT:我修正了关于 alloca() 和 将 sizeof(char) 误写为 sizeof(char*) 的错误,多亏了 immibis 和 BonzaiThePenguin。感谢 sWvich 指出在 slab + sizeof(struct slab) 里漏了的类型转换。显然我应该用静态分析跑一下这篇文章,但并没有 —— 涨经验了。

开放问题 —— 有没有比 Markdown 代码块更好的实现?我希望能展示带注释的摘录,并且能下载整个代码块。 

写于 2015 年 2 月 20 日。







读到这里都是真爱,喜欢的话请留言支持,让更多人看到,感谢~

照例再贴下之前推送的几篇文章:

* 《踩坑记:go服务内存暴涨》 
* 《TCP:学得越多越不懂》 
* 《UTF-8:一些好像没什么用的冷知识
* 《关于RSA的一些趣事
* 《程序员面试指北:面试官视角





参考链接:
 
[1] What a C programmer should know about memory
https://marek.vavrusa.com/memory/

[2] vmtouch - the Virtual Memory Toucher
https://hoytech.com/vmtouch/

[3] kernel.org - THE /proc FILESYSTEM
https://www.kernel.org/doc/Documentation/filesystems/proc.txt

[4] FAQ (Why is “strict overcommit” a dumb idea?)
http://landley.net/writing/memory-faq.txt

[5] wikipedia - Paging - swapinnes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wappiness




欢迎扫码关注:




转载请注明出自 ,如是转载文则注明原出处,谢谢:)
RSS订阅地址: https://www.felix021.com/blog/feed.php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非必须
网址   电邮   [注册]